朱亦兵教授和他的乐团带来了多首大提琴重奏,让三明学院师生近距离感受到了音乐的灵魂

图片 2

朱亦兵—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教授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年5月4日

一九六六年生于北京,父亲朱永宁、母亲王耀玲均为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一九七八到一九八三年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随父学琴,同年在中国唱片社灌制了文革后中国唱片社出版的第一张带有西方作曲家作品的独奏唱片。

一九八三年毕业,成为校史上唯一的学生连续十个学期被评为三好与全优生。

一九八四到一九八七年在法国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随当代名师莫里斯-让德隆攻读大提琴与室内乐专业。

一九八六年在瑞士日内瓦国际大提琴比赛中获得第四名以及评委特别奖,成为中国大提琴界在重大国际比赛中得奖的第一人。

一九八七年以第一奖成绩毕业于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这欧洲最高音乐学府获得此荣誉学位的第一人,前两位获此荣誉的中国音乐界前辈为马思聪,冼星海。

一九八九考入欧洲传统大型交响乐团之一瑞士巴塞尔交响乐团,成为当年全欧洲所有顶级交响乐团中最年轻的首席大提琴,也是至今在海外顶级交响乐团中担任此重任的唯一中国人。

二零零零年以来客席兼任世界闻名德国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首席大提琴。二十年来朱亦兵有着丰富的独奏及重奏经验,以及近十年来进行的大量指挥活动,包括一系列德国甲级交响乐团。朱亦兵是中国大提琴界多次出任重大国际比赛评委的唯一一人。

二零零四年经过二十一年的海外艺术生涯朱亦兵以中国公民的身份回到祖国,任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教授,大提琴教研室主任。

二零零四年10月23日,在我院音乐厅举行了题为”朱亦兵归国专场音乐会”。李岚清同志、国务委员陈至立、教育部部长周济、人事部副部长王晓初、宗教局局长叶小文、对外友好协会会长陈昊苏等有关负责人和学院师生观看了演出,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何鲁丽致电祝贺。首都文艺界、商界、教育界、体育界及各大外企之众多名流纷纷出席了这一首都文艺界空前的盛会。

音乐会上半场朱亦兵演出了福列的《悲歌》、舒曼的《幻想曲》、德彪西的《大提琴与钢琴奏鸣曲》三首作品。下半场朱亦兵执棒指挥了理查·施特劳斯的《演变–为23位弦乐独奏者而作》,这是这首乐曲在中国的首演,参与演出的23位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演奏家大多是曾经在我院学习、如今任教于我院的业务骨干,整场演出质量之高、观众反响之热烈是平日音乐会所少见的。

曾祥辉书记为朱亦兵教授颁发特聘教授证书。右一为全国政协原副秘书长张道诚

每一曲演奏前,朱亦兵老师都会对乐曲曲目、作者、创作背景和艺术与人生等进行介绍。“文化、文明是地里长出来的吗?不是!是植根于人们心中的理念”“艺术是科技的爷爷!”“拉琴与搞音乐是两码事。”朱亦兵老师结合自身丰富宽广的人生阅历,寓教于音乐,其幽默风趣的语言、天马行空的思维和“特立独行”的见解,让现场师生茅塞顿开又哑然失笑,雷鸣般的掌声久久回荡在报告厅。在一个多小时的演奏中,各种明快的、悲伤的、浑厚的、悦动的音符时而交汇融合,时而热烈高歌,时而低语徘徊,现场师生静静地聆听,细细地品味,曲终人散时,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据了解,朱亦兵是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教授,大提琴教研室主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室内乐学会副主席,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特邀首席,中央民族乐团特邀独奏家,1986年在日内瓦国际大提琴比赛中获奖,成为中国大提琴界在重大国际比赛中获奖第一人。自八岁随父亲朱永宁学琴,十三岁出版第一张个人独奏唱片,十七岁考取法国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成为法国大师让德隆的关门弟子并以第一奖的成绩毕业,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这所欧洲最高音乐学府获得此荣誉的第一人。曾担任欧洲传统大型交响乐团之一瑞士巴塞尔交响乐团首席大提琴十五年,同时客席担任享有盛名的德国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首席大提琴。在瑞士巴塞尔音乐学院进修指挥,指挥过德国慕尼黑、哈莱、杜塞尔多夫、柏林、苏黎世及布拉格等交响乐团。他是电视剧《蜗居》、《手机》、《人间正道是沧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等风来》、《剧场》和电影《山楂树之恋》、《金陵十三钗》、《归来》、《匆匆那年》等大提琴主题曲的演奏者。2015年8月,被聘为三明学院客座教授。

6月4日晚,星期音乐会第十四期在一二九礼堂拉开帷幕,这是一场“特别”的音乐会,著名大提琴演奏家朱亦兵教授携同他的学生们为我校师生献上了一场大提琴六人组合的视听盛宴。图片 1
提到大提琴,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朱亦兵都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他是将这种组合形式带入中国的第一人。朱亦兵其人,头衔多多、获奖无数,他带领学生成立的大提琴乐团自诞生以来获得的荣誉也是不胜枚举,但是大多数演出都是公益性质的,致力于传播艺术的真谛。他坦言自己童年并不是酷爱音乐的孩子,直到自己35岁左右才爱上音乐。他在欧洲生活了21年,回国之前担任瑞士巴塞尔乐团首席大提琴家达15年。满怀对祖国的热爱,他放弃了在瑞士的优厚待遇,毅然决然回到了北京。
音乐会上,朱亦兵教授和他的乐团带来了多首大提琴重奏,风格多样,他们用音乐带着观众在全世界尽情徜徉,领略别样风光。不得不提的一组曲目是《红楼梦组曲》。演奏之前,朱教授说,我们是黄种人,是中华文明的子孙后代,当然要演奏中国人的作品。当熟悉的旋律响起,《枉凝眉》的百味杂陈,《叹香菱》的凄凄惨惨戚戚,《聪明累》的此恨绵绵,《葬花吟》的如泣如诉……大提琴的音色和缓低沉,缠绵深情,与中国古典气质完美契合。演出结束后,掌声不息。图片 2
朱亦兵,大提琴家,一九六六年生于北京,现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室内乐协会副会长、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教研室主任。八岁起随父亲学习大提琴,十三岁他就录制了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张西方音乐的唱片《音乐会波兰舞曲》。他是继冼星海、马思聪之后的又一位以第一奖成绩毕业于法国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的中国音乐家。他21年在海外从艺,15年在欧洲顶级交响乐团——瑞士巴塞尔乐团担任首席大提琴演奏家。

聆听朱亦兵教授演奏。左一为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董万才中将

演奏会开始,朱亦兵老师讲述了自身与三明的情缘以及对“三明”(清明、开明、文明)的感悟,幽默而深刻的话语立马拉近了与现场师生的距离。随后,朱亦兵同其大提琴乐团倾情演奏了帕赫贝尔的《卡农》、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王立平的《红楼梦组曲》、比才的《卡门随想曲》、佛雷的《梦后》、张宏光的《鸿雁》、巴赫的《圣母颂》等经典中西方乐曲。“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一首《红楼梦组曲》将师生从遥远的西方文明拉回到婉约的中国风里,组曲《枉凝眉》、《聪明累》、《叹香菱》《葬花吟》似在细细讲述一段悲壮的爱情故事,静下心来侧耳倾听,让人能看见一些时光在丝弦拨动间缓缓流动,一些情愫在琴声婉转里汨汨流淌。“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一曲《鸿雁》将师生从江南水乡带到了塞北草原,伴随乐曲让人沉浸在一个人,一杯酒,独对苍天,用力遥望未来,畅想塞北草原是否真有彩虹挂在天堂?

图片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