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空间中形象处理的自由,在今天中国人再去对抽象进行挖掘

图片 2

展览介绍

图片 1金杜艺术中心
诚邀您出席KWM artcenter cordially invites you to环中 — 自然追随抽象Huan
Zhong – Nature Follows Abstraction2017.8.215:00新闻发布会 Press
Conference16:30开幕酒会 Opening
Reception金杜艺术中心,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1号环球金融中心东楼201KWM
art center,201, East Tower, World Financial Center, No.1 Dongsanhuan
Zhonglu,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展览介绍金杜艺术中心将于 2017 年 8 月
3 日至 2017 年 9 月 22 日呈现群展《环中 –
自然追随抽象》。我们的展览的名称来自中国古代哲人庄子的概念:“环中”。
“枢始得其环中,以应无穷” (庄子·齐物)。
这个概念是指圆环中心的空洞。圆环代表具体的严格的现实世界,而之间的空洞则是抽象,空灵和自由
之处。庄子同样认为,得到“环中”,才可以应对“无穷”。2017年美剧《亿万》中有一位由艾舍·凯特·迪伦扮演的跨性人(gender
non-binary)
泰勒·梅森,具有非凡的理性推理和数学结构的能力。当泰勒谈到股票变量的可预见性时说过这样一句话:“自然追随抽象。”
这个声明似乎也可以作为一个完美的副标题,它概括了我们在二十一世纪早期对创作抽象图像的某些本质思考。由此我们邀请了跨越代际和国别的
14 位艺术家,来到我们展览的“环中”,在被金融中心环绕的现实中,来检验 20
世纪关于抽象艺术的传统问题是否在今天离散的艺术创作环境中仍然生效:先验还是经验?抽象还是自然?与抽象性紧密相连的那些关键词:同质性,普世性和理性是否仍然有附着力?或者是否某种来自社会和经济学概念上的“抽象”进入了视野,更多地折射着一个当下的世界,而不是现代主义中无限延展的个人主体?……我们把这些关于抽象性的基础思考置于另一层有趣的探问中:展览环境设计用夸张简洁的现代主义线条
与作品形成推拉变化的合力或张力,观者可以与之进行参照解读。展览包括了架上,雕塑,摄影,
编织和陶瓷多种形式,展示“抽象”作为一种视觉印象是如何可以轻易地跨越不同媒介。同时也想分享“视觉抽象”的双面性:一方面高度亲和无差,一步就可以迈进日常生活;另一方面,深度牵连着对视觉语言的哲学思考,对诸般庸知成见仍然可以发动生猛的攻击。图片 2参展艺术家戈子馀、雎安奇、李向阳、刘刚、刘爽、孟禄丁、柯好理、王光旭、谢桂香、徐渠、余友涵、赵要、张怀儒、HVN
设计工作室General IntroductionKWM artcenter is honoured to present “Huan
Zhong – Nature follows Abstraction”, a group exhibition of 14 artists
running from 3 August to 22 September 2017.Our exhibition title derives
from the 4th century B.C. philosopher Zhuang Zi’s concept of ‘Huan
Zhong’ in his essay ‘On levelling all things”. ‘Huang Zhong’ refers to
the space within a circle. The circle represents the realistic world,
while the space refers to the abstract and intangible. Zhuang Zi
believed that the “essential” can be attained only when one investigates
“Huan Zhong”. If one understands ‘Huang Zhong’ then one can understand
nature better. Through committing to abstraction, can an artist have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nature? In Showtime’s 2017 television series
Billions, Asia Kate Dillon’s gender non – binary character Taylor Mason
logically concludes ‘nature follows abstraction’ while explaining the
predictability of a stock market transaction. This statement seemed to
be a perfect co-title encapsulating how we contemplate the nature of
abstract image making in the early 21st century.KWM artcenter has
invited both intergener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artists to participate
within our own little ‘abstract’ space surrounded by the ‘reality’ of
the World Financial Centre and ask if traditionally 20th century
questions concerning abstract art such as: “Transcendental or
Experiential?” “Abstraction or Nature?” are still relevant in today’s
de-centralised art making environments. Does the homogeneity,
universality and rationality associated with abstraction still hold? or
has a more ‘social’ or ‘economic’ abstraction taken its place reflecting
the present world rather than being an extension of the individual.These
fundamental musings are put to the test by positioning the works against
an exaggerated ‘modernist’ exhibition design which encourages a
comparative reading of the works. The exhibition, which includes
paintings, sculpture, photography, textiles and ceramics, demonstrates
how the look of abstraction easily crosses mediums. It asks one to
acknowledge how, on the one hand, visually, abstraction has been so
readily absorbed into daily life and yet, on the other hand, still has
the ability to surprise and shock people’s preconceptions of what can be
considered art.About the ArtistGe Ziyu, Ju Anqi, Li Xiangyang, Liu Gang,
Liu Shuang, Meng Luding, Tim Crowley, Wang Guangxu, Xie Guixiang, Xu Qu,
Yu Youhan, Zhao Yao, Zhang Huairu and Studio HVN

2007年5月,我有机会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看到一个名为喜剧的抽象的展览,在Roxana
Marcoci为展览所写的评论中,对这一展览的定性是图像的破坏,图像的制造。出于好奇,我仔细地观看了这个展览,目的是想了解西方抽象主义的最新发展。自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达到高峰后,欧美就再没有新的流派与大师出现,反而是沃霍尔、弗洛伊德、李希特这样的具象艺术家先后成为1960年代以来的代表性画家。而这个展览入选的作品有两个特点,一是作品并非都是无形象的纯抽象;二是作品受到当代大众文化的影响,具有流行艺术的轻松与幽默,现场甚至有与观众互动的快乐的行为游戏。而艺术家对于图像的态度,采取了一种宽容的接纳与自由的处理,从而使传统的欧洲经典抽象艺术,走出了严肃与深奥,更加具有亲民的和谐与快乐。

主题:线相刘永刚绘画作品展研讨会

金杜艺术中心将于 2017 年 8 月 3 日至 2017 年 9 月 22 日呈现群展《环中 –
自然追随抽象》。

在我看来,闫博的近期作品,就具有上述当代抽象艺术的欣赏特点,一是不拒绝形象,二是轻松与快乐。这里所说闫博作品中的形象,并非学院式的写生形象,而是指现代视觉意义上的图像的解构与重建。闫博的早期作品具有大卫霍克尼作品中那种南加州的阳光与轻松,还有通布利绘画中具有儿童般的天真和自由。而在近期的创作中,闫博对自己以往的艺术语言进行了梳理,他反省以前某些风格化的作品,意识到在某些方面,那些家居悠闲生活的回味,已经具有某种复制性,必须跳出这一框架,进入到更具有形式差别的符号世界,从而获得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时间:2012年8月4日下午

我们的展览的名称来自中国古代哲人庄子的概念:环中。 枢始得其环中,以应无穷
(庄子齐物)。这个概念是指圆环中心的空洞。圆环代表具体的严格的现实世界,而之间的空洞则是抽象,空灵和自由之处。庄子同样认为,得到环中,才可以应对无穷。2017年美剧《亿万》中有一位由艾舍凯特迪伦扮演的跨性人(gender
non-binary)
泰勒梅森,具有非凡的理性推理和数学结构的能力。当泰勒谈到股票变量的可预见性时说过这样一句话:自然追随抽象。
这个声明似乎也可以作为一个完美的副标题,它概括了我们在二十一世纪早期对创作抽象图像的某些本质思考。

虽然闫博出身绘画世家,受到非常宽松的教育,并且较早地获得艺术界与市场的认可,但他却并没有同年龄段的成功画家所具有的那种优越感。他是我所见到的青年画家中,非常善于思考与有着执著追求的人。他所追求的,是具有艺术史价值的创造性工作,并期待能够为这个时代的中国当代艺术,贡献一些具有视觉艺术价值的新东西,所以近3年来,他很少参加群展,专注于艺术语言的精深研究,试图以中国文化的思维方式,提出新的问题。为此,他不惜放弃媒体的关注与广泛的声名。

地点:百子湾今日美术馆咖啡馆

由此我们邀请了跨越代际和国别的 14
位艺术家,来到我们展览的环中,在被金融中心环绕的现实中,来检验 20
世纪关于抽象艺术的传统问题是否在今天离散的艺术创作环境中仍然生效:先验还是经验?抽象还是自然?与抽象性紧密相连的那些关键词:同质性,普世性和理性是否仍然有附着力?或者是否某种来自社会和经济学概念上的抽象进入了视野,更多地折射着一个当下的世界,而不是现代主义中无限延展的个人主体?……

闫博选择了从物质的角度入手,研究画面材料的处理技术,进而达到艺术作品的精湛。他不断试验各种材料,寻找属于自己绘画的物质,这种物质不是现实中的既有物质,而是以新的材质处理方式获得的绘画材质。它具有建筑感、金石感,像建筑材料一样,逐步构建了闫博作品的完整,具有高度完善的技术美感,从而持续地吸引我们的观赏,打动我们的心灵。在798的一次展览中,我曾经反复走到闫博的画前,从近处观看他的作品,为画面上自然流露出的高贵和完美而吸引。

正文:

我们把这些关于抽象性的基础思考置于另一层有趣的探问中:展览环境设计用夸张简洁的现代主义线条与作品形成推拉变化的合力或张力,观者可以与之进行参照解读。展览包括了架上,雕塑,摄影,
编织和陶瓷多种形式,展示抽象作为一种视觉印象是如何可以轻易地跨越不同媒介。同时也想分享视觉抽象的双面性:一方面高度亲和无差,一步就可以迈进日常生活;另一方面,深度牵连着对视觉语言的哲学思考,对诸般庸知成见仍然可以发动生猛的攻击。

1914年,正在创造现代艺术史上的立体主义的毕加索,在与弗朗索瓦丝吉洛的一次谈话中指出:不同质地的东西可以被组合并成为堪与自然的真实相比的绘画的真实。我们试图摆脱欺骗眼睛而欺骗灵魂,如果一片报纸可以变成一个瓶子,这也可以使我们想到与报纸和瓶子都有关系的东西。这个置换的对象进入了这样一个世界,它不是为这个世界而造,而置身其中,它又在某种程度上保持了自身的陌生感。这种陌生感,就是我们想要人们思考的,因为我们很清楚我们的世界正在变得非常陌生,并且不那么确切可靠了。闫博近年的工作,正是为了将熟悉变为陌生,从而使我们在欣赏中思考我们身处的世界。在这个生存环境中,有许多新的产品作为消费物品被生产出来,而我们曾经熟悉的许多传统物品正逐渐地消失。闫博提示我们重新认识我们身边的物质,他以一种环保、友善的态度,在画布平面重现物质之美,在持续的工作时间中,通过对创作过程的试验和把握,获得空间中形象处理的自由。

刘骁纯:研讨会主题围绕刘永刚的作品,由他的作品引出每个人最感兴趣的问题聊一聊。刘永刚,我写文章主要是谈一个问题,就是在西方书法抽象、日本的墨象之后,中国艺术家将如何创造。从八十年代开始我们就在努力尝试一种跟现代艺术、当代艺术衔接的可能,这个努力持续了二、三十年,到这几年有点儿起色,也就是说在西方和日本之后我们还有事可做,刘永刚便是一个实例。开场白就这么简单,大家可以自由发言,希望大家聊得轻松一点,有点儿智慧。

参展艺术家

闫博这种通过物质材料的处理创造新形式的思路,涉及的原则强度与他对个性中的某些方面的抑制有关。在许多青年艺术家那里,个性被理解为张扬与没有节制,但是闫博的作品并没有受到当代艺术中的时尚潮流的影响,包含着一种陌生的审美,追求一种平衡和谐的感觉,静静地散发出一种古典的气息。像他这样手法严谨和专心致志的画家,每一点新的探索都与他对精神空间的关注和心理体验的扩展保持关联。

殷双喜:刘永刚这个展览是他最近十多年来,特别是最近这两三年来的作品,在开幕式时嘉宾身后的那面墙上的作品是他最近画的。从画面上看越单纯越近,这也是一个规律,现代艺术都有一种从复杂往简单走的趋势。以前我看过法国画家苏拉热把笔触发展成作品,由彩色到黑白,由复杂到单纯,苏拉热的黑色作品是拿钢锯条在黑颜料上轻轻划过,留下痕迹,他特别会用光,光照到画面上慢慢地进入到抽象的境界,给阐释和理解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戈子馀、雎安奇、李向阳、刘刚、刘爽、孟禄丁、柯好理、王光旭、谢桂香、徐渠、余友涵、赵要、张怀儒、HVN
设计工作室

在闫博的作品中,色彩的提纯与简化用来表现一种不涉及日常情感的主题性表达,其意图是主观性的,但采用的方法是强烈的反自然主义的。这些清晰的色彩使他的绘画获得了整体构图的抽象与具象符号之间的平衡。他的作品中的形象作为一种符号,保持了现实物象的轮廓,但更多地是作为一种色彩的区域划分,作为一种抽象的构图元素,呈现出现实中所没有的视觉意味。

今天有记者采访,问我书法与文字艺术的区别。我理解这两者有区别,以书法作为原材料进行艺术创作和以文字作为原材料是不一样的。因为文字的实用功能特别强,书法的实用功能少一些,但是我们现在推崇的汉唐、北魏的碑是功能性的艺术,写字当年也推崇名家,主要是功能性的,现在作为跟四大发明,跟中药放在一起,中国艺术家在国际上的资源,在今天的转换有很大的价值和空间。我做这个展览,和刘老师一样的看法,就是抽象艺术是经典的、历史的艺术,在今天中国人再去对抽象进行挖掘,我们有没有必要再整出一个中国式抽象,我也和王端廷讨论过,在座各位都有对抽象进行研究的文章,我们大家都感兴趣,今天借着刘永刚的展览刘骁纯老师提出线相的观点,大家可以讨论。

闫博以这种方式,将一系列的抽象形状与抽象色彩组合成为一个共生的画面,这些形状保持了与现实生活的联系,但这些色彩更多地表达了画家内心中的某种意念。如此,闫博将一种日常生活的主题以一种抽象性的构图方式而非再现性的说明方式表现出来,从而再次验证了康定斯基所说的抽象与具象的内在关系,在画布上建立起艺术与生活、抽象与具象的虚拟性关联。在图像与材料之间,闫博将材料的物质性不动声色地呈现出来,使我们逐渐地从以往对于图像意义的解读惯性中解放出来,进入视觉的感知通道,并在其中品味到材料所带来的特殊之美,一如古董收藏者对于古玩长期与人相处后所获得的包浆。其实早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艺术家贾斯珀琼斯就在其作品《带有石膏铸件的靶子》与《白旗》中,以布面腊画的形式体现了现代艺术对材料处理与主题表达的成熟思考,欣赏他的作品原作,可以获得印刷品所没有的材料的厚重与半透明的沉稳,大大提升了画面的视觉感受品质。而就简洁的形象结构与画面分割来说,毕加索作于1927年的《脸》一画,已经具有了在丰富的平面化光影中整体性把握符号形象的能力。

刘骁纯:概念是刘永刚提出来的,我认同。

在闫博的近期作品中,画面的表层具有一种色彩的面纱,这是指在一种色彩之上薄涂另一种色彩,它可以是冷色与暖色的交替,也可以是亮色与暗色的覆盖,还可以是透明色对不透明色的罩染。随着色彩的简化与颜料的厚重同步进行,闫博的作品获得了更多现实物的属性,与展览的场所更加接近,逐渐融为一体。在他的作品中,包含了一种柔和的亮度,即光线进入画面表层之后,被吸收进色层的内部,在那里谦逊地折射回来,从而具有一种厚积的寂静和渐进的朦胧。在这样一种并非精确对焦具有物质景深的色彩涂层中,图像与符号退隐于半透明的表皮之下,犹如在寒冬中结冰的水层下,我们隐约能看到水下的物质还在缓缓流动,产生了一种超验的幻觉。

殷双喜:他有一些题目起的我看不懂,这个线,那个线,勉为其难,但是我们可以讨论。

在闫博的《就这样吧》这一作品中,这种色层的丰富伴随着形象块面的多样化结构组合,在视觉上达到了一种令人满意的饱和度。而在《观自在》、《吻》、《初云》这样的作品中,色彩简化为一种浑厚的暖白色,形象则简化为极为精到的线条,柔和而自由地滑过画面,就像花样滑冰运动员在冰上留下的轻盈痕迹。讨论闫博的作品,不能不指出,他的作品存在着相当强度的抽象性,但并非完全的抽离形象,形象作为符号的存在,是闫博作品的鲜明特点,以此,他保持了与现实的联系,并且使自己的作品获得了一种视觉感受的具体性。或者我们可以说,闫博的近期作品,达到了抽象与具象的最大张力,以一种符号化的方式,处理形象与抽象性的色彩与材料之间的关系。作品《小满》鲜明地表达了闫博近期的追求,人物作为符号达到最大的精简,在形与色的高度抽象中达到具像与抽象的边界,色彩也简化为蓝绿两个基色,但符号化的人物又能与环境共生,以山脉式的轮廓线条,转换成为另外一种具有风景意味的图像结构,使之具有符号的所指与能指共存的丰富意味。在闫博的创作思路中,他最关注的是作品中能否有一些有意思的东西,画家在画布上创作一个物,可以引申出更多的变化,而一幅作品的完整的面貌,不仅表现于结果,也表现为创作的过程和状态,这样,作品在完成后的样式背后,有可能产生一些艺术家关注的核心价值。

徐虹:刚才两位主持人谈到的这个问题我也很感兴趣,中国汉字作为一种抽象艺术的资源,它到底有多大的可能性,中国艺术家利用文字和书法创作抽象艺术作品,出现了哪些效应,有哪些突破?

这种符号化的简约与丰富的转换性,在《指点江山》一画中,更为强烈,在画面的右边,一只手指饱满而又精练,具有中国水墨画白描的高度凝练,曲线圆润而流畅,而在画的左边,丰富的山树云天交织在平面上,以直线与曲线的对比互相穿插衔接,分割了画面的空白,与左边形成意味深长的视觉对比。比较闫博在2002年的作品《园林》,两只狗看着一个男人在古典园林中沉思,我们可以看到,闫博的近期作品如《闲》、《桂树婵娟》、《CACAA花园》等,虽然仍然保留着东方的审美气息,但在作品的形象处理方面,则更加简约,将解释性的说明因素剔除出去,代之以更加精练的视觉文化符号,有一种返朴归真的稚拙品质。

对现代艺术敏感的艺术家在八十年代初期,都不约而同地从写实主义走向平面,开始关注艺术的本体性。当时他们就借助西方平面的色彩和线条等因素,来完成现代艺术转型的课题。当然他们的艺术与经典的现代主义艺术还有一定距离,这主要表现在没有完全脱离客观形体的束缚,没有完成追求艺术本体的任务。中国发展纯粹抽象艺术有特殊的问题需要解决,因为中国艺术离不开叙事,离不开幻觉表现的传统。这从追求艺术本体的纯粹性来说既是一种缺陷,也是一种特点。

1951年,在一个名为抽象艺术对我意味着什么的讨论会上,德库宁对一种精神和谐艺术的描述,暗示着他把这种艺术的支持者们看作是翱翔于超脱现实痛苦的生活空间中,他们从形式中获得舒适的美感,一如大桥的曲线让人们舒适地跨越河流,他们着迷于曲线与可爱的事物,像儿童一样渴望着非物质化的世界的表达。闫博的作品《成一线》就具有这样的品质,简洁而高贵。与此相似的是《渡》,在斜曲线所形成的巨大的弧面上,有一只小巧精致的鞋停留在左下方,确切地说,那是一只没有体积与材质感的鞋的符号,它所具有婉转丰富的纹样,鲜明地提示着一种东方国家曾经有过的精致生活。

抽象艺术经过一百年的发展,西方已经走到后抽象时代,又开始强调艺术对叙事的回归,强调抽象艺术本身应该具有的生命质感,艺术家认识到抽象艺术无法脱离人的生命本质,无法远离生命的经验从这点来说,中国的抽象艺术似乎又面临一个新的路径,得到一个新的发展机会,当然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

如果说,20世纪欧洲的抽象艺术大师曾经以某种方式成功地疏离了人类与变化的物质世界的关系,建立起人类精神价值与现实生活的联系,从中得到了一种对未来世界的乐观信仰。那么,在物质生产发达,信息传播密集的今天,我们对抽象性艺术的期待,则更加趋向于内心的平静与和谐,那些曾经的画布上的激烈表现似乎正在远去,已有艺术的价值已经转换成为艺术史的偶像崇拜,束缚了我们的创造性思维与潜心的探索实践。

刘永刚的艺术,从带点儿装饰和带点儿本体性研究的绘画,走向了雕塑。尽管这种雕塑不是通常的圆雕,而是具有一定厚度像铁板那样,似乎是在平面和立体二维中间的过渡。他的雕塑文字作品实际上是应该作为竖立的平面看的,但是又不完全是。因为文字并不是从上下、左右这么延伸去读,它还有第三维空间,如文字可以前后俯仰,这里已经适度地发展了空间,避免了完全的平面或立体幻觉,所以他的作品被叫做站着的文字。这也和我们原有的书法完全是平面的,二维的书写方式和观看方式距离很大。我们会联想到西班牙艺术家的作品,还有其他现代主义艺术家作品对他的影响,我想那些艺术家的创新试验对他都有所启发。

而闫博的艺术价值观在于,他强调艺术家对于现实的与众不同的观察角度,对于已有的既定价值观和艺术规范的质疑,只有在这样的怀疑与思考中,在持续地画布上的实践中,才能获得不同的、有价值的艺术判断。这些价值并非我们所习见的社会道德规范,而是和个人的体验、心态、精神、个性有关。在艺术上,它表现为线条、色彩、材质、描画、手感等等。特别是在心理感觉方面,闫博追求视觉活动所引起的心理感觉,通过物的本身,获得直觉的快乐,这是另一种人生的存在价值,为此,值得艺术家付出时间、精力和智慧,即使是在宽泛的或很小的题材中,也能够直抵个人化的生命体验,它有时表现为灵光一现,但它的到来却需要持之以恒的实践和大量的投入。

我觉得刘永刚最大的突破还是现在这些平面作品,他又从雕塑的立体空间走向了平面。但是这个回归不是早期的那种平面绘画,实际上是解决了中国抽象绘画的一个问题。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我一直觉得中国的抽象绘画太过平面,一般认为抽象就是真正的平面,真正在一个平面上向上下左右延伸。但是,刘永刚在西方看到的是西方抽象艺术背后的传统,这种传统就是从视觉空间和幻觉图像转换过来的,也就是西方的抽象艺术是有抽象空间的。这个空间不再是一种叙事幻觉的空间,而是利用艺术本体的点线面自身的张力和质感,来建立一种视觉空间,它不再是经验想象的空间,而是抽象意味上的空间,也就是更多创造力和想象力的自由空间。中国的抽象艺术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在不依靠叙事性帮助的形态中,带来精神和心灵的触动。如果光是一个平面的装饰,往往会由于过于单薄而缺少力量和丰富性。所以我觉得刘永刚先生能从雕塑形态再回到平面的书写状态中,是解决了如何使中国的抽象艺术具有空间表现可能性的问题。这个空间可能性必须是在艺术本体论范围内的空间可能性,而不是制作一个三度的幻觉空间的可能性。我仔细看了这批书写作品背景处理,在线条上有粗细线条的互相交插穿越;在笔触上非常丰富,方方面面都展示出一种由色彩和各种线条对比以及结构本身造成的空间,这个是很好的状态。

今天的中国当代艺术,似乎迅速地越过现代主义的经典艺术,进入到以观念表达为主的装置与行为艺术的时代,许多超大型的装置以巨型的型制和大量的资金投入,构造了一种震撼观众感官的视觉奇观。在这样一个时代,不仅是古典绘画,就连现代主义的艺术大师,也少有人去深入研究。这使得中国当代艺术特别是架上艺术,处在一个艺术语言贫乏与困顿的处境中,失去了创作具有丰富视觉感受性的绘画的基础,在许多展览和博览会上,我们看到太多的语言苍白贫瘠的流行艺术的绘画样式。不妨可以大胆预测一下,当那些20世纪90年代以社会对抗为姿态的前卫美术逐渐成为高昂的金融投资对象而日渐稀缺之后,我们还有什么样的绘画可以持续地与我们朝夕相处,并感动我们的心灵呢?

他作品也并不回避叙事性,因为主题是文字,文字是象形的,不是无意义的简单刻划,它仍然有自己的意义,没有完全脱离一种视觉图像的感觉,有一种象形的感觉,有叙事的成份。这也使他的作品具有想象性,产生一种可以继续延伸的感觉,想象和生长出一种和人文环境有关联的意味,所以并不完全脱离生活经验。在这种情况下,他的作品显得感觉丰富,好像是跟现代主义艺术前期有点儿关系,但是实际上却是回到当代语境中,因为他的作品的叙事性是有分寸感的,这种分寸感掌握在一个并不断裂的共识之中,在似乎有和无之间,指向这种共识的可能性,是创造性的试探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这种状态表达了人们对当代文化精神的想象。所以我想中国的书法和文字作为一种资源,空间性、叙事性是其优点,也是特点,关键在于转换到什么程度,而且分寸把握到什么程度。

在这样的时代,看到闫博这些具有经典气质和品位的艺术,让我们的眼睛与心灵重新有了归属。以此,我们对于闫博以及与他同时代的优秀的中青年画家,有了更多的期待。

刘永刚的艺术不是传统书法的挪移或者是文化碎片的剪贴,而是真正的进行当代的转换,这种转换从当代哲学、美学、艺术史发展的脉络中展开。刘永刚为中国当代艺术作出了他自己的贡献。

2011年5月8日

邓平祥:我觉得刘永刚的这个展览在当代抽象艺术中是很重要的,为什么重要,我认为人类抽象思维的原点和起点就是线,对线的认识和运用。因为现实中不存在线,要把线作为独立概念提出来,我认为是人类抽象思维的原点。画家把抽象思维回到原点上,在原点上做文章,这个非常重要。为什么?就是文化,是哲学意义的文化。中国文化现在是出现了一个乱象,思想家都说:搞不清楚就回到原点,实际上当代艺术也是一种乱象,包括抽象艺术,我也比较关注抽象艺术,也曾经主持过一次抽象艺术的讨论会和展览,也写过有限的几篇文章,我感觉抽象艺术之所以重要在于他跟中国的科学思维是一样的,就是说我们的科学思维和艺术思维,抽象性上是同样存在一样的缺陷,所以我们在科学上正因为对抽象思维的缺陷,这是致命的缺陷,所以我们伟大的经验发明不能上升到理论层面,不能上升到抽象的理论的解说,没有找到物理学根据,没有找到化学根据。二千年前古希腊伟大的思想家就分两支,柏拉图是一支,亚里士多德是一支,一个人关注人文道德,一个人关注事物认识的基本规律,事物认识的基本规律是科学,就是把经验转化为科学,真正的科学。我们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角度说,我们的四大发明,四大发明不是科学成果,我们要认识的是经验成果。为什么?你的火药,没有搞清楚火药爆炸的原理,你是从另外一种经验常识,并没有找到化学公式,所以不能叫科学,这个是经验,一定要认清楚这个问题,否则虚狂的爱国主义精神就来了,所以我认为抽象艺术探索的价值和意义就在于我们一定要突破困局,中国智慧和思想的一个困局,我们不能突破抽象问题上这种致命的缺陷和困局。中国人自己没有突破,现在生活中看到很多人,受过很高教育的人,你跟他讨论问题,基本上没有抽象思维、没有理论思维,就是就事论事,根本不清楚原理,他不能把一个具体的问题上升到一个抽象的概念层面,他老是就事论事,我碰过大量这样的人,这是中国到现在为止非常麻烦的问题,造成了很多问题。包括中国一些很大的政治人物,在理论上的强词夺理、不讲道理、偷换概念,以狭隘的经验代替普遍的真理,等等。就是思维有缺陷,就是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刘永刚的线相是我们抽象一个很重要的在基本点上的一个推进,他回到了人类抽象的原点,在这个原点上展开,这也就碰到了中国一个非常根本的抽象的问题,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中国抽象艺术,说不定在文化和文化精神寓言,到中国开始突破中国在思想上的抽象思维的根本缺陷。因为,他要在形式上来证明这一点。

殷双喜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艺术评论家

我还有一个感觉刘永刚的线的这种表达剥离了文化的束缚,回到了哲学的本体,这也是要注意的一点。因为中国这种抽象思维的艺术家不是没有,我们为什么在水墨艺术上最后发展出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笔墨的独立价值,而成为一个笔墨审美的核心内容?我认为就是在造型上,我们的艺术家已经开始了抽象思维,因为他把笔墨当作一个独立价值来肯定,来欣赏,来展开,作为一个理论的研究,问题是只能说是抽象艺术表达的一个前奏,中国就是没有展开,所以齐白石说:不似就是欺世,又把一个形式问题上升到道德的问题了,其似就是道的问题,齐白石的东西如果没有抽象思维,他不可能在他的艺术中间有那么高的笔墨的独立价值。但是他就指着这一点,这就是我们新一代、现当代艺术家应该做的工作。

编辑:admin

我再谈一点,我非常认同闻立鹏先生说的话,刘永刚是一个成熟的当代艺术家,我非常认同。作为文化准备,刘永刚在当代艺术家中是比较完备的,中国皇家美院的高材生,他的作早期品到现在为止还是非常好的作品。然后又在德国学习抽象艺术,德国特别发达的抽象艺术的国家,然后他的人生的经历,他从教育、教养、学习以及他的准备已经完备了,他的艺术是一种按照语言的自律的规律一步步推进来的,他还展出了一幅早期的代表作品,就是他得奖的作品,我今天又看了一下,我感觉那个作品已经有了,已经预示了他后来往形式和抽象里边走的迹象了,他的作品里有一些语言材料的问题已经凸显了,在当时他那个年代对材料的独立价值,刘永刚是比较早的。所以,我认为他是一个成熟的当代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