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再结合活动当中但老师对琴童们的点评,考级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演奏水平的平台

论音乐考级的利与弊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10

随着音乐业余教育的普及,社会音乐的考级活动也随之蓬勃地发展起来。考级工作可以对社会考生的音乐学习水平提供规范性、权威性的鉴定,并给予考生正确和专业的评价,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同时,盲目地追随考级,又将会给音乐学习者带来很多不利之处,也将阻碍音乐考级活动的良性发展。

音乐是用有组织的乐音表达人们的思想感情,反映社会现实生活的一门艺术。随着我国经济建设和教育事业的迅速发展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日益加深,对艺术也有了更高的认识和追求,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对文化艺术生活的求知日益渐长。社会音乐考级也随之蓬勃发展起来,音乐考级在社会上的影响力也逐渐加大,这种影响有利于音乐教育的普及和提高,但也存在一定的弊端,本人结合自身的教学与学习将音乐业余考级中的利与弊做如下分析。

一、音乐考级的“利”

1.有利于音乐教育的发展和提高

通过音乐业余考级可以加强和促进我国音乐教育的普及,也是对音乐课堂教育的补充,同时也是提高全民音乐素质和文化素质以及发展和创作更多的民族音乐的一种有效途径。通过业余考级可以让我们了解我国音乐教育还存在的一些问题,如何改进以及如何正确引导等方面具有不可代替的作用。通过业余考级可以让我们的民族音乐走向世界,让世界音乐进入我们的音乐教育当中,加大交流和沟通,找出差距,从而促进我国音乐教育的大力提高和完善。

2.有利于促进教师的教学

音乐考级的作用之一是衡量学生的学习水平,但客观来讲,在考察学生的同时,从某种程度上也起到了考察教师的音乐教学水平,提供给教师们一个学术、经验交流的机会。时代的发展,要求音乐教师必须对教学法、教学理论等进行不断地研究与探索,“闭门造车”在当代信息爆炸的社会将很难得到进步。在考级中,教师可以接触到更多的教学方法,更多教学成果的演示,取长补短,增强自身的教学水平和能力,更重要的是可以对自己的教学水平作出合理的评价。另外在考级过程中,考官将对考生的考级情况作合理的评价并将其记录下来,反馈给考生,这样,考生也能从评语中了解到自己的不足之处,教师也将“对症下药”给予学生正确的教学指导。

3.有利于促进学生的学习

通过考级有利于学生形成开放的音乐视野,加强自身的交流和学习。平常学生一般都是与老师在一起学习交流,在学习和交流中受到很大的限制。通过考级,不但可以开拓学生的音乐视野,而且还能够给学生带来锻炼和学习的机会,有利于培养学生的记忆力,自我控制力以及身体的协调和灵活性。业余学习与专业学习一样也是需要严格要求系统学习的。扎实的基本功对所有的学习来说都无比重要,而这种基本功训练又是那么的枯燥和单调,它需要学习者不怕苦不怕累持之以恒地坚持训练,大部分孩子都会觉得乏味,若参加考级,他们就会感到有动力,就此而言,考级是一种激励。孩子的求知欲非常强,他们非常想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学习达到了什么水平,通过考级检测,通过权威性的专家班子对考生进行客观地评估,可给他们一个较准确的答复,从而使他们从中得到鼓励,对音乐学习继续保持热情,更激发学习兴趣。就算考级成绩不理想,也可以从中找出原因并找出解决方案,利于改进与提高。

二、音乐考级的“弊”

1.期望过高,压力过大

家长们对独生子女的成长寄以莫大的期望,他们不仅严格要求子女的文化课的学习,而且非常重视孩子综合素质的培养。当学校教育不能完全满足学生和家长的这一要求时,家长们纷纷通过这样或那样的途径以达这一目的。家长们在让孩子进行某一门类音乐考级的时候,往往抱有两个目的,一是考核教师的成效及孩子学习达到的水平,二是孩子达到某级别后将被认定为特长生,以便在竞争残酷的升学考试中得到照顾。社会音乐考级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庞大的社会需求和可观经济效益的驱动下而遍地开花了。音乐考级所带来的社会弊端也随之而浮出了。

另外,音乐考级的功利性引发出一些急功近利、违背艺术规律的不良现象:某些家长重分数,轻能力;让孩子连续报考碰运气;超能力地“跳级”,若孩子的能力达不到,就要承受家长的指责和老师的埋怨,使得孩子从小就承受巨大的学习压力。令孩子对音乐失去了好感,甚至使他们的信心、自我观感等都受到很大的打击。曾有几个学琴的孩子告诉我说,他们非常喜欢音乐,只要身边有音乐就感觉很开心。他们希望音乐考级每次都能通过,否则,父母就会不开心,自己也会很伤心,很怕家人因此而生气从而减少对他们的疼爱或加长了他们的练琴时间。因此,在以后的练琴中,他们会觉得没有以前轻松了,觉得多了一种压力,很怕下次又考不过,又让很多人难过。家长们应多与孩子沟通,听听他们的心声,勿让这小小的心灵承受莫大的压力。

2.目的不明,影响教学

音乐考级其目的是为了促进社会音乐教学的科学化和规范化,但随着音乐考级的普及,音乐考级的功利色彩越来越重,直接影响到了业余音乐教学的方法。一些教师为迎合家长的要求而改变教法。由于许多家长还存在着“速成”的心理,强烈要求教师用尽方法让孩子早日“学有所成”,一些教师在家长的这种压力下,不得不实行“跳级”教法,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和学生一起“磨”考级曲目。结果是家长如愿了,孩子获得了一定级别的证书,但由于基础不扎实越往后学习就越寸步难行了,更别说读谱、试奏等基本功以及对于音乐的表现能力了。一些教师为标榜自己的教学水平而改变教法。随着音乐学习者的增长,某些教师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为了招收更多的学生、为了标榜自己的水平,直接把考级教程作为自己的教学大纲,教学内容也局限于那几首考级曲目,对于其他作品和练习曲几乎不闻不问。学生在教师的“磨练”下,或许在短时间内掌握几首作品而通过考级,但这种教法很可能会抹杀掉一个孩子的学习兴趣与各项能力的培养。

三、正确对待音乐考级

音乐学习是应该遵循教学规律,循序渐进,按部就班进行的。各级教育机构最好不要直接参与考级,让考级与升学考试脱钩,给考级降温,让它落到实处。孩子学习音乐是为了能够学会一项技能,陶冶情操,提高修养,在学校教育之余再进行综合素质的培养。但久而久之,孩子学习的目的就转化为将音乐作为终身的职业等,原本为了检验音乐学习水平而考级如今也颠倒为为考级而学习。每年围绕考级教程中仅有的几首作品转圈,会使学琴的孩子越来越远离学习音乐的乐趣。家长不要存在与别人互相比较和炫耀的心理,让孩子无休止的考级,这样不但会抹杀孩子学琴的乐趣,更会给他们带来沉重的压力。教师应该对家长和孩子负责,教学上必须要有自己坚定的立场,不要受社会和家长等各方因素的影响,应重视和培养学生的兴趣,应遵循循序渐进的教学原则,不断研究、探讨,增强自身的教学水平和能力。注意引导学生掌握知识的基本结构,改进教学方法,提高学生掌握知识、技能的质量。要勇于杜绝违反科学规律的“拔苗助长”教法,为规范社会音乐教学、为推动艺术的发展服务。

—-来自腾讯博客

3-4岁,能感知旋律轮廓,此时最宜培养绝对音高感,音乐学习以听音为主,培养音感;

如今有些家长和学生没有真正认识到参加考级的益处,却有急功近利的想法。他们想用走捷径的方法,付出最少的努力,去获取最大的利益。很多家长和学生都以跳级为时尚。在考生演奏水平并未达到相应标准的情况下,有的从六级跳到九级,有的从四级跳到九级,甚至有的从未考过级的也要直接考九级。现在如果一场考试有十六七个学生考九级的话,你会发现这十六七个学生全部是跳级。这些考生缺乏严格的训练,不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只练考级曲目,其它什么都不弹,他们认为四首曲目,磨也要把它磨出来,能蒙过去就是胜利。因此在考级中时常出现有的考生不但弹出许多错音、错节奏、错旋律,甚至改变了作曲家的意图,实在令人哭笑不得。

为何很多家长都热衷于让孩子跳级艺考?一些家长表示,其实孩子考几级、何时考,基本都是钢琴老师“一手包办”的。

考级,是当下少儿钢琴教育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对此但昭义态度鲜明:“钢琴考级制,是对家庭式教学的规范化引导和检验,目的是促进孩子对音乐的进一步学习和理解。我坚决反对抱着功利目的去考级,并希望国内的音乐教师和琴童家长走出这个误区。”

国外是怎样进行音乐教育的?

现在有的人用拔苗助长的方法来对付考级,以这样的态度来学习钢琴,真不知道会学成什么样子呢?引导考生正确对待考级,让他们明白从小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比碰运气拿到某一级证书更重要。

据了解,艺术培训市场如今鱼龙混杂,有的老师并不具备资质,不了解考级本身情况,甚至还打出考级包过的旗帜。乔嘉介绍说:“我们在考级中发现,有孩子带了培训机构的考级曲目来,结果只有一首考级曲目,但其实每个等级都要求弹2-3个曲目。”乔嘉称,在这种情况下,家长不能完全对孩子学琴撒手不管,“自己的孩子对哪方面乐器感兴趣,适合怎么样的教法,考试级别的选择,家长都应该了解、参与;完全听信培训机构、放任不管的做法并不可取”。

但老师针对某一孩子的演奏进行个人教学时,扩音设备难以将他轻言细语的每一个字送满全场,并没有人起而骚动,大家有礼貌地等待主持人将某些重点大声转述,一边还得体地为被指导的那个孩子鼓掌、鼓劲。而台上的十位小琴手,每人演奏和被点评的时间绝对不超过20分钟,其余空当,他们仍以极大的耐心端坐,倾听。

自上世纪80年代兴起钢琴热后,近些年,随着当时的琴童的成长、结婚生子,随着我国生活水平的提高,随着多年来中国钢琴教育、考级的弊端的显露,中国的钢琴教育也显示了新的走向。家长们越来越认识到音乐学习的重要性,但却越来越倾向于将钢琴仅仅作为素质教育而非专业发展方向培养。像郎爸那样执着于子女的钢琴学习的父母越来越少。在教师的教学中,也渐渐引入了小组课钢琴教学,在学习中注重儿童歌唱、音乐感知能力的提高。

孩子们每学一级都应该把演奏技术和音乐表现的能力全面铺开,经过刻苦学习,认真磨炼,达到既定的级别,考级通过后即可结束本级的学习。然后经过一段时期的全面训练,再去考下一级。如此重复下去,循序渐进。就像爬楼梯一样,我们从一楼爬上五楼,可以在每一层的平台都停留一下,也可以从一楼一直爬到三楼再停留。但从一楼爬到三楼必须经过二楼,这是不可逾越的。考级也是这样,如果一级通过后要跳级考三级,虽然不参加二级的考试,但二级应该学习的内容是不可以省略的。演奏技巧需要从易到难反复磨炼,音乐形象需要从浅到深逐渐领悟。如果违反学习艺术的客观规律,不付出坚持不懈的努力,速成的基本功不可能扎实,弹奏也就不能熟练、顺畅,更不用说对作品意境的表达了。

琴童乐乐妈妈告诉记者说:“我们今年第一次考试,本来想报钢琴2级的,不过老师说可以试试考5级”。乐乐学钢琴两年了,“我自己不会弹琴,平时孩子学琴都是配合老师安排,加上同时间开始学琴的孩子,这次也都考5级或6级”,乐乐妈于是答应让女儿考五级。“老师说,等5级考过了,再过个一两年,可以直接考8级或者10级了。”

这一夜的友谊剧院,有种让人莫名感动的“气场”。

俄罗斯:教学中注重严格的基础练习,钢琴学习开始的比较早,一般在3岁就开始接受钢琴教育。注重歌唱能力的培养,他们的儿童钢琴教学也是从歌唱性入手,强调歌唱性等音乐因素来带动基本功的形成。适用的钢琴教材多具有浓郁的俄罗斯特点。业余钢琴考评机制主要有三种方式:其一是演奏考试,其二是音乐会,在俄罗斯,学琴的儿童几乎每个学期都要举办一场个人音乐会,其三是音乐比赛。他们的钢琴教学善于运用讨论式教学法,让学生们通过自主体验,将学习知识进行探讨、分析和总结。

肆意跳级的越多,通过率就越低,这就是客观规律。考级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演奏水平的平台,其目的是为了评定学生的学习成绩和检验老师的教学水平。我院的业余钢琴考级,每一级教材都对基础练习、练习曲、复调和乐曲等内容提出了具体要求。

“从艺术培养的规律看,还是应该按部就班、循序渐进。”乔嘉表示,跳级并非绝对不行,但是如果跳得“太猛”,可能拔苗助长,增加孩子的负担和厌学情绪,“也许有的孩子钢琴5级考了优秀,考8级、9级就只能勉强通过,已是非常困难”。乔嘉介绍,上海音协的各种考级中,目前规定古筝不能跳级、管乐8-10级必须逐级考,电子琴6-10级逐级考。他表示,今后可能会考虑在钢琴等其他乐器考级中也设置相关限制规定,以防止过度跳级的现象。

但老师认为,中国这样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有机会接受音乐培养的孩子还是太少了!所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兴起的“学琴热”,应该继续发展,但一定要避免家长或老师强迫孩子往专业化方向发展的趋势———并非每个学习音乐的年轻人都要以成为李云迪或是郎朗为目标。但昭义再三强调,音乐教育应该放在钢琴教育的首位。“即使这些学琴的孩子以后不弹钢琴了,但他们有艺术的审美能力,能够热爱音乐、热爱艺术,这才是艺术教育的成功。”

日本:日本的钢琴教育不是精英教育,而是一种美学教育。强调学习策略多元化,注重培养孩子们学习的天性。善于使用钢琴小组课,比较有名的“yamaha音乐教室”、“铃木教学法”,都在国际上很有影响力。日本钢琴考级在报考低级时只需演奏一首,报考高级的,也只需弹奏一首规定曲目和一首自选曲目。最为突出的是考试设自由级,考生可选择任何曲目,改编或自己创作均可。他们的考评更看重琴童对音乐的理解、综合能力的应用和素质的提高。

刚开始推行考级的那些年,学生们扎扎实实地学,老师们认认真真地教,学生都是一级一级地往上升,很少有跳级的,因此通过率比较高。近年来的情况大不一样,考级的通过率不高,尤其是通过八九级的更是寥寥无几。为什么变化这么大呢?

除了长笛考级,在其他乐器考级中,同样存在连跳多级的情况。“钢琴考级也有孩子第一次来考试,就报考10级的”。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有不少学习钢琴的儿童在短时间内连跳多级,一位8岁的琴童在学了两年钢琴之后,就直接从6级“起跳”,在一年半内就直接将考级目标定在了10级。

目前的状况却令但昭义十分担忧,对音乐的精神理解让位于对乐曲的技术征服。“更不好的是,因为艺术考级是一道道考题、一级级地考,所以钢琴教学为了应试,就变成只学‘考题’,这怎么行!就好比文化学习,要通过一学期的学习,最后才来一个考核。怎么可以把这个过程简化为学完这套考题、就去学下一年级的考题呢?你即使是考过了级或者是勉强保级,但速度达不到、音乐表现形式也不好、理解也跟不上,那这个音乐学来就没意义了。”

最后在第九章《部分国家钢琴教育介绍》里,作者简单的介绍了美国、俄罗斯、日本、德国的钢琴教育,不同的思维模式和教学方法,给教师和学生不同的启发。

昨天看一位钢琴老师的博客,她在更新中提出她在多年的考级工作中经历的成绩和不足。我捡了重要的一些内容做下笔记:

管乐、古筝、钢琴、声乐……申城又进入了暑期艺术考级时间。记者采访发现,各种乐器考级中频频出现“跳级”考的现象,甚至有琴童此前从未参加过钢琴考级,直接报考最高级别10级。

但昭义在台上再三说,音乐教育也是一个系统工程,如果只管学音符,那肯定不行。“只重视技术训练与兼顾培养音乐的感受能力,两种教学方法所取得的效果会很不同。老师们不仅要教孩子技术上的东西,更应当传播一种音乐文化,包括乐曲背后的文化背景、人文故事、作曲家的经历和心态等等,孩子们才有可能真正理解乐曲的内涵、也获得更大的乐趣。但从目前的教学来看,这一点非常缺,也是功利化、快餐化导致的后果,必须引起足够注意。”